成为这些基建项目的主力军

  刘哲认为,新基建的作用并不在于补“硬缺口”,而是抓住疫情期间互联网的替代性增长和创新性增长的契机,加快互联网对工业领域的渗透率和赋能作用,加快推进产业的“软转型”。

  闵万里还提出了“人才基建”的概念。他认为,新基建必须要做好“人才基建”。产业里不缺乏工程师和行业专家,但产业里掌握数字智能技术的人才非常短缺。要让产业内的工程师能够迅速上手,拓宽产业工程师的“新基建”技术素养,解决产业的痛点。

  “新型基础设施建好只是第一步,关键是把新基建变成产业的新动能。”闵万里强调,在投融资机制上,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政策资金转化成产业资本,不能只指望政府财政拨款,需要通过政策导向调动民间资本,必须要有产业跟随的新机制。

  陈永伟也认为,在“新基建”的过程中,可以考虑给民营资本以更大的发挥空间。相比于政府和国企,民营资本有着更强的市场嗅觉,也能够创造出更多的商业模式来支持自己的商业目的。举例来说,云计算技术是一项重要的基础设施,按照通常的理解,它应该是由政府来完成的。但在现实中,我国的云计算发展几乎都是由民营资本推动的,它们不仅革新了技术,还创造出了庞大的市场。考虑到这点,我们不妨放低对一些基建项目的准入门槛,让民营资本进来,成为这些基建项目的主力军。而政府只需要做好宏观的把控,制定好相关标准就可以了。